京族风俗

  Filed Under 少数民族  

一、京族的婚恋习俗
(一)择偶
京族实行一夫一妻制。京族的传统婚姻绝大多数是在本民族内部通婚,与邻近的汉、壮民族通婚的很少。一般同姓不婚,严禁姑表婚,若有违反,必将受到族规的制裁。青年男女的婚姻,大都是由父母包办,即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些家庭为了劳动力的需要,或招婿上门,或买童养媳(长大后”圆房”)当然,男女自由恋爱也是有的,由于平时经常集体”做海”,特别是在”哈节”这种盛大的传统节日里,青年男女欢聚游乐,相互酬唱,从而彼此间增进了解,建立感情,以至谈情说爱,但是,不论男女恋情有多深,最后还是要得到父母的认可,并通过”蓝梅”(京语,即媒人)出面,按一定的礼仪程序行事方能结合。(二)订亲
在京族人看来,订亲就是订下终身大事。一门亲事一订下来,一般不会轻易反悔。因此人们对订亲十分慎重,其礼仪也相当复杂,大致过程是:(1)合”年生”。取男女双方的年庚去给算命先生占卜,看命是否相合可以婚配。若相合者,就把女方的年庚留下来;若不相合者,则交媒人退还女方家。(2)定彩头。将留下来的女方的年庚置于祖宗的神案上,以验其征兆,期限有三天七天不等。在此期间,若家里有人患病、家畜死亡或碗碟碰烂等不如意的事情发生,便认为不吉,得把年庚退还女方;若平安无事,则认为吉祥,得到了祖宗默许,便可婚配。(3)报命好。定彩头获吉利后,就请媒人向女方家报讯并议聘礼。所议的一般是酒、米、猪肉、鸡和身价钱的多少。然后男方家把聘礼送给女方家,从而确定了这门亲事。

京族的这种订亲方式及其过程,显然,是受汉族封建婚姻礼俗的影响而形成的。按其本民族民间所流传的订亲方式,倒是另一种极其简便而有趣的做法,即”蓝海”传歌对花屐。”蓝梅”作为桥梁或引线,为男方和女方两家传歌送屐(每方一只),若双方相互递送的彩色本屐合起来正好是左右配对,就认为是有缘分,是天意的,可以结合;若不配对,就认为命相不合,相聚无缘。这种做法,完全听从神灵的裁定,相信命运的安排。

(三)迎亲
迎亲是京族婚姻最隆重的仪式,其过程如下:(1)送日子。男家在迎娶前一月或数月,择定”开容”和接亲的日期,用红纸列单,由媒人送至女家。若女家认为婚期过于急迫,便退回日子单,由男家另择日再送;若女家同意,则将日子单留下,准备完婚。(2)哭朝。新娘在出嫁前三天或七天就开始哭嫁。一哭叹父母,诉说父母的养育之恩;二哭叹叔婶兄嫂,诉说他们平日给予的教育帮助;三哭叹同伴姐妹,诉说友情和惜别。(3)开容。新娘在出嫁的前一天,由一位夫妇双全、有子有女的妇女,在堂屋用红线为她夹去面部的汗毛,并涂上脂粉,意为从此要以新的面容为人妻做人媳了。(4)认亲。接亲的前一天(或当天),新郎前往女家正式”认亲”,拜见岳父母,拜见时要取半跪式,头向左侧,不能正视,以示孝敬。礼毕即返回。(5)接亲。新郎认亲回来后,男家即组织接亲队伍,并带上两三对预先挑好的男女歌手。女家关上大门,在路口设下三道彩门,每道门都用彩带或红绳来阻拦接亲队伍,并派歌手把守,这称为”歌卡”。接亲队伍必须通过对歌,而且要对得让对方满意,才能通过”歌卡”。三道”歌卡”全通过后,女家的大门才敞开。接着进行欢宴。宴毕,新娘由最亲的兄北背出门,由接亲和送亲的队伍陪同步行到男家,不坐花轿。一路上,走走停停,歌声不绝。(6)拜堂。新郎和新娘,男左女右双双先跪拜祖宗,再跪拜父母,然后夫妻对拜,并唱《结义歌》。最后,新郎和新娘用托盘把槟榔敬献给父母、长辈们及众宾客。礼毕,新郎新娘共入洞房。洞房里,由一位上有公婆下有儿女丈夫健在的妇女来铺床,边铺边说彩话,以图吉利。(7)回朝。新娘过门后第三天,和新郎一起,携带鸡鸭和糯米饭回娘家拜见父母,住一晚后返回家来。

(四)离婚
京族离婚时,只要双方同意,就由男方写一张离婚书交给女方收执为凭即可。写离婚书不能在屋里写,要到屋外草坪上写,写完后把笔砚一起扔掉,认为留着它是不吉利的,怕以后还会再离婚。若是女方提出离婚,则由女方将男方”过礼”所花的费用或全部或部分退还男方;若是男方提出,女方就无须退还,但要男方出具离婚书,这样她既可回娘家住,也可再嫁。寡妇改嫁时,要退一些身价钱给公婆或夫家叔伯,否则,人家不敢和她结婚。改嫁不能从家中出门,必须到圩场或树林中等候迎娶,以免家中再发生什么不祥之事。到了五十年代,因为有了《婚姻法》,京族传统婚姻中的许多清规戒律都逐渐被废除了,许多习俗礼仪也随着社会的变革,或消失,或发生了改变。

专题:特色婚俗
一、踢沙与掷木叶
四季如春,终年常绿的京族三岛上的青年男女,热情奔放,每逢喜庆节日,特别在”哈节”这民族传统盛大节日里,他们成都结队,欢聚一起引腔高歌,托物寄情,互相对唱。他们以本民族民歌特有风格和旋律,歌唱祖国,歌唱美好的生活。同时通过民歌,朴素物色心爱的传教士偶,称心的对象。京族青年人每当在歌罢兴尽的时候,他们就三三两两地踏着遍地的月光,来到海边的沙滩上或丛林里漫游。这个时候,眼睛最尖最利的数那些小伙子了。他们瞪大眼睛在姑娘群中寻觅着,如果发现了自己爱慕的姑娘,就慢慢地向姑娘靠近,用脚尖将沙子撩向对方;或者折一桠树枝,将木叶撕成绺绺,掷到姑娘身上。如果姑娘对小伙子也是心中有意的话,她就照样用脚尖把沙子踢回对方,或者将木叶掷回对方身上,以表示接受追恋。这个时候,有情人便离开人群,或是坐在沙滩上,或地相依绿树荫丛里,唱起一曲曲充满柔情蜜意的山歌。

二、”蓝梅”传歌对花屐
如果说,通过”踢沙”或”掷木叶”,男女双方有情有意了,便分别去找”蓝梅”来,将各自想好的一首情歌,请她代为传唱给对方;同时还送去一只描有花草等彩色图案的木屐。

“蓝梅”,京语,即”牵情引线的媒人”。不是专职的,只要当事者认为她合适为自己传情代歌,就请她帮忙。

“蓝梅”受到重托,便为双方忙碌起来,在”蓝梅”传歌引线时,—–递送的彩色木屐合在一起正好是左右一双,那么这对情侣就算是”天愿中”结成了;如果男女双方朴素递送的彩色木屐不配对,就认为这是”不愿意中”他俩的”命相”不合,”无缘”相聚,结不成人生的伴侣了。在遥远的年代,”对屐”是神圣而又神秘的,双方没有弄虚作假,也没有预泄信息,属于”神定”性质。但这风俗在传承中有变异。京族机智人物《计叔的故事》里,便有计叔《巧对花屐》的故事,让水姑以一只左花屐换走水宝的一只右花屐。这样,不论”蓝梅”取得双方的任何一只,对花屐时必然左右成双成对的了,这风俗在承传中变异,由”神定”变异为”人定”。蓝梅从中撮合,玉成其事,对花屐时便必然成对;而女方家长如不中间这门亲事,也会利用这一形式作为辞退媒人而又不伤感情的灵活的社交方式。在80年代,”神定”的观念更趋淡化,”蓝梅”传歌只是作为一种民族的传统恋爱形式保留下来。青年人将它作为恋爱的一种过程来看待,至于说木屐配不配对,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显得重要。不少青年,干脆扬弃了这一过场。 传递情歌和木屐之后,便由”蓝梅”选定传教士期,进行”联亲”了。

“联亲”的时候,都是由男方托岛上有威信的”头人”或者亲友,帮助设置”礼盘”。请一对善于唱歌、机灵善变的男女,将”礼盘”着重地送到女方家。女方家也物色两位出色的男女歌手来迎接”礼盘”。

礼盘有轻有重,生活好的家庭礼重一些,生活不大好的家礼轻一些。其中必备之物,在★尾为二斤糖、二斤糯米、二手萎(每手十张);在山心为二包茶叶、二手蒌、二托糕饼(六斤重),还有红枣、黑枣、槟榔、茶叶、冰糖等物,上面用印饼叠成喜庆图案。 在接送礼盘的过程中,双方都以歌代言,比试歌才。双方一唱一答,情意缠缠绵绵,好比就是男女当事人在唱情歌一般。待双方唱到情满兴尽的时候,女方家的歌手才把”礼盘”接过去。这时,双方的婚事才算是成为定局。

三、”带中”伴新郎认亲
在迎亲之前一日或数日,男方择定迎亲日期和”开容”日期,用红纸列单,并猪肉一块、槟榔一包送往女方家,称”送日子”。女方家如认为婚期太急,便退日子单,如认可,便收下日子单。在迎亲之前,男方送财礼给女方,通常需送猪肉100斤、酒200提(4提1斤)、米7斗和一些花烛、鞭炮,聘金不论。女方以全部聘金买嫁妆,很少补贴,嫁妆为蚊账、衣服、箱子、衣柜等日用品

在迎亲前一天(或当天上午),”带中”(京语,指很会说话的人)伴随着新郎来到女方家正式”认亲”。新郎身穿礼服–长衫,头戴毡帽,穿布底鞋或皮鞋,到女方家先拜女方家的祖公,拜四拜;再拜岳父母,拜三拜。礼毕,新郎将槟榔敬岳父母和叔伯婶母,半跪下,头向左侧,不能正视。

在”认亲”过程中,始终以歌代言。为了探试男方的才学和智慧,女方的歌手一边唱,一边用一些预设的麻烦(比如在饭碗里插入一只竹篾圈圈或递一双一触即断用纸粘接的假筷子等)来戏弄对方。因此”带中”必须非常机智,应变力强,才能应付过去。如果应付不过来就会陷入窘态。大家尽情嬉戏,一直待到凌晨鸡叫才告结束,男方才告别女方返回家中。

二、京族的丧葬
京族对长辈十分尊重,过去,在父母不幸去世时,子女必须”做功德”,即请道教”师傅”念经修斋。整个丧葬大体要经过如下几个过程:报丧、抹身更衣、入殓封棺、出殡、下葬、动鼓修斋、覆坟送饭、拾骨重葬。

三、禁忌
在京族的渔业生活中,至今还保留有”见者有份”的”寄赖”习俗。不论是海潮退后的渔箔边,还是渔船满载归来时,只要想吃海味,你就可以捡一些拿走,主人绝不会责怪。近年来,京族三岛又发展了农业、鱼类加工业和人工珍珠养殖场。

京族男子每次出海,老人、妇女、孩子都要到海滩上送行,并举行一些祭海活动。

在渔家做客,千万别说饭烧焦了,因为”焦”与”礁”同音,怕触礁。在船上不要说”油”,把油称为”滑水”,因为”滑”有”顺当”、”顺溜”、”顺利”之意,而”油”与”游”同音,船破后人落水才要游呢。移动器物要拿起来,别拖着推着移动,因为有”搁浅”之嫌。当然,一般来说,不懂规矩的客人是不会被责怪的。

新造的竹筏下水之前忌讳别人坐在上边,鱼网放在海滩时,忌讳人从上边跨过,在制作新鱼网和新网下海时,忌讳不相干的人走近观看或说东道西。

在船上忌讳把饭碗反扣过来,进山打柴带米出门时,忌讳把米粒掉落在地上,初一、十五忌讳别人进门借火,吃完晚饭点灯后,忌讳别人来借钱。京族人的孕妇不能进入哈亭参加哈节活动,孕妇怀孕半年以上则忌讳在孕妇的房内剪东西。

四、民族礼仪
在京族各村,成年人都要入”乡饮簿”。入簿仪式,在农历每年十月初十举行。乡饮簿就是成年男子参加哈节乡宴的花名册。入簿仪式就相当于习俗上的”成丁礼”了。

乡饮簿上的顺序 每个京族成年男年,在乡饮簿上都有一个名字,也都有成年时登记的顺序。根据上线顺序,可以享受到他在众村中所应享到权利和应承担的义务。按顺序轮流担任翁宽(管辖山林的人)、哈头(筹软体动物哈节祭品的人)、大力(义务殡葬的人);按顺序进哈亭亭受乡饮和听哈(听歌)。无疑,这乡饮簿上的顺序,是京家人民俗生活传统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社会”序列。

乡饮席位 乡饮席位标志着每个京族成年男子在众村中的社会地位。1949年以前,乡饮席位用木棉或砖搭砌为三级。最高一级称”床官”席,靠近哈亭中间,由村中”格古”、”翁村”坐席。其次为”中亭”席,由50岁以上的老人和”官员”(即历任和在任的”翁记”、”翁宽”等)坐席。最低一级为”行铺”,位靠哈亭边角,由50岁以下的”白丁”坐席。最低一级为”行铺”,位靠哈亭边角,由50岁以下”白丁”坐席。白丁要担负村中殡葬、修路、修缮庙宇、哈亭、学校等义务劳动。

在乡饮席中,同级官员按晋级先后定座次,同级又同时晋级者按年龄长少排座次。80年代,哈亭席位台阶已拆平,乡饮席位虽仍有”床官”、”中亭”、”行铺”之称,但只按年龄排席位,保存尊老风尚,让年老者坐好席位。

乡饮铺席,席地而坐。四人、六人或八人一席。菜肴由各人轮流带来,放在长方形木托盘(京语称为”蒙”,所以乡饮、听哈称为”坐蒙”,也称”哈宴”),整托置于席中。每”蒙”四到六个菜,全为通底荤菜,吃不完,由出菜者带回家。哈头备办的祭品也平均分到各席。边饮宴边听哈,祀神、祭娱、饮食与文娱并重,欢乐过节。

五、社会习俗
京族崇拜祖先,信仰多神。京族过去一般多信奉佛教、道教,少数人信奉天主教。

逢年过节都要进行敬祭神活动。届时要备猪、鸡、鱼拜祖。煮猪肉拜祖还是京族女子出嫁时的一种礼习。 每年哈节,凡年满16岁的男子都要置备鸡、酒、糯米饭、槟榔等祭品到哈亭祭祀,经过祭拜的男子才算”入众”(即进入成年),才能被允许参加唱哈节的入席活动,从此便可参加捕鱼生产。

京族男女青年订婚,男方要用一定数量的猪肉、糕饼等作为礼品送给女方,贫穷之家也要送少量的糖、糯米、茶叶、糕饼作为订婚礼。结婚时,男方要备一百斤猪肉、二百提酒(每提等于200克)、七斗米及其他礼品,送给女方。

婚后三天,新娘”回潮”,夫妻俩将自家染红的糯米饭两托盘(约6斤),猪肉两块、鸡两只回娘家谢拜岳父母,婚礼才算结束。

六、京族生产习俗
(一)拉网作业
拉网作业是京族较大型的群体性操作的渔业生产方式之一。大的拉网高八至九尺,长120余丈,整幅网身由六张缯网缀连组成,网眼较大较疏,网长100丈,略成桃叶状,两头高七尺,中间高一丈余。操作时,前者要三四十人,后者要二三十人,其操作程序大致是:(一)探察海域,观测鱼情,选择作业地点;(二)在发现鱼情的地方,以竹筏或小艇将渔网徐徐放下,自滩边向海面围成一个半月形的大包围圈;(三)操网者分作两组,各执网纲一头,合力向海滩岸拉收;(四)在拉拽过程中,两组一边拉一边徐徐靠拢,直到网尽起鱼。一次拉网操作就算结束。这种作业,男女均可参加,也不受季节限制,只要风平浪静或大风过后,发现鱼情随时都可进行。但这种拉网作业仅限于浅海,操作也比较落后,故产量也不很高。

(二)多种多样的渔网
在渔猎作业中,除了拉网,还有各种刺网(包括定刺、流刺、旋刺)、塞网(又称闸网或壅网)、以及有专门渔猎对象的鲨鱼网、南虾网、海蛰网、鲎网、墨鱼网等等。至于挖沙虫、耙螺、挖泥丁、捉蟹、打蠔蛎等,都是较简单的小海作业了。

塞网分疏、密两种,网的长度、高度与拉网相同,但其网的设置地点是在海滩上定置进行的。操作时把人分为在三组,各组又具体分为”号桩”、”插”、”挂网”(把网挂于桩上)、”挑沙土”(将网脚填塞)等工序。这种塞网的设置都是在潮涨之前预先进行的。当海潮上涨时,各种鱼虾就随潮水进入塞网圈内活动,落入了渔家为它们预设的”尘网”之中。待潮水涨定复退时,鱼虾们的回路已被渔网和沙土围成的海滩包围圈塞断,它们只好”束手待擒”,做渔家的”俘虏”了。这种”塞网”与”拉网”的区别在于,塞网着重在固定的”塞”和”堵”,而拉网则着重在”拉”与”收拢”,其操作是各有特色的。

鲨鱼网,是一种用于深海猎捕鲨鱼的专用网具,其网身全长120余丈,高4尺,网眼特宽,由网线、网浮(竹筒)、网坠(铅铁或石块)、网纲等组成。进行时主要由四人乘筏,到鲨鱼活动的深海里将鲨鱼拦截(二人掌筏,二人下网),把网的两端及中间脚部以重石坠定于海中,下了网后,人们就回家休息等待,也有在筏上等待的。待到半夜或次晨,复划筏前往观看网浮情况,当发现鲨鱼入网时,他们先让它们在挣扎中疲惫后,就以鱼叉或鱼勾之类的工具,把它们一条条地穿在一条长藤或绳索上,绑于竹筏的尾部,成串成串地划回来。这种鲨鱼网每次下网都有可维持三四天连续捕猎,鱼多的时候甚至可以维持七八天不等。这是一种既惊险而又充满乐趣的捕鱼作业。

鲎网是专用于猎捕鲎的大网眼渔网。鲎为海上的节枝动物,其头胸部甲壳呈马蹄状,腹甲呈六角形,尾长尖且硬,呈剑状,其足尖利,能爬能游,活动必雌雄成对,喜沉海底沙泥处寻食,俗称为”鲎鱼”。鲎网通常长度多为135丈,高度为4尺,其网眼比其他网类都大,全网可围海域近一里。

(三)海上的规矩和禁忌
京族渔猎作业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在生产和生活中的习俗、规矩和禁忌也是纷繁多样的。例如,在缀织渔网时,忌人来问三道四。在浆网或晾网时,竹竿头处要挂上一团簕刺(又称”簕古头”)以避邪。每次扛网出海前,要在门外烧火一堆,把网从火上扛过,以示”兴旺”。特别在新竹筏装成后,要在路上或海边堆以融融热火,然后把竹筏从火上扛越而过,才能正式下水使用。一切网具,忌人在其上面跨过,特别严忌妇女跨越。胶新网忌别人走近观看和讲话,若这样,就认为此网将捕不到鱼。抬网出海,下第一网忌碰见女人。新造竹筏未下水时,忌煮生鱼或焦饭,若这样,认为当年会捕不到鱼。拿鱼篮出门到渔箔去捕鱼时忌见女人。忌到渔箔里大小便。坐船忌双脚垂在船外或舱里。船头烧香敬神的地方不能坐。

七、特色风俗
(一)京族三岛
京族三岛指万尾、巫头、山心三岛,总面积20.8平方公里,总人口1.3万。关于京族三岛的来历,有一个动人的传说:很久以前,这一带是一片汪洋大海,海中有一只蜈蚣精,吞食过往的渔民,毒荼生灵,附近渔民苦不堪言。一天,有户一家三口的渔民出海,又被蜈蚣精吸住船底,动弹不得。夫妇俩非常惊慌,但他们的小孩非常机智。他叫父母把船上的3个南瓜煮得滚烫,然后丢入海中。蜈蚣精以为是船上的人跳海逃生,便一吞了下去。三个滚烫烫的南瓜下肚,当场把蜈蚣精烫死,尸体也断成三段,变成三个岛。尾巴变成的岛叫万尾,头部变成的岛叫巫头,中间心脏部分变成的岛叫山心。这就是京族三岛的传说。

京族三岛是我国京族唯一的聚居地。京族原为”越人”,历史上亦称为”京人”,1958年正式定名为”京族”。京族是越南的大民族,京族三岛的京族系15世纪末16世纪初从越南涂山迁徙来的,至今约500年历史。

(二)哈节
京族在其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形成了本民族独特的民俗风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京族的”哈节”。”哈节”是京族的传统节日,”哈”即京语”唱歌”之意,哈节是为了纪念海神公的诞辰。京族人以海洋渔业生产为主,信奉海神。每年都要到海边把海神迎回哈亭敬奉,祈求人畜兴旺,五谷丰登。在哈节来临之前,京族人家家户户赶着把各种活路干完,打扫清洁卫生,布置一新。到了哈节那天,全村男女老少穿着节日盛装,聚集在哈亭内外,依次进行迎神、祭神、入席、送神等仪式。迎神--哈节的第一天,全村人撑着罗伞,敲锣打鼓,到海边把本村共同敬奉的海神接入哈亭;祭神--迎神之后第二天进行祭神,由”哈头”主持祭礼,宣读祭文,鼓手击鼓伴奏,并有多种歌舞;入席--祭神完毕,各家各户把自家最好的食物拿来,集中在哈亭,全村人按地位等级入席饮宴,与神共”食”。席下由”哈歌”、”哈妹”唱哈,通宵达旦,连续三天三夜;送神--全村人把海神送回海中,仪式与迎神相似。

(三)独弦琴
独弦琴是京族最珍贵也最古老的乐器,它是保持原始一弦制的一种古老乐器,以大竹管为琴体。安南(越南)是独弦琴的主要流行地,而今京族的独弦琴,是他们的祖先迁徙时,从原居地带到京岛上来的。独弦琴发音丰满、淳厚,音色清澈明亮,优美动听,有吟唱般韵味。

(四)京族拉大网
京族三岛浅海一带盛产大小黄鱼、马交鱼、尤鱼等,京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总结出了拉大网捕鱼的生产方式。大网长达1000多米,重约4千斤,每张网价值1万多元,是由村里各家各户出资购买。拉大网时,要30多人抬网到海边,由网头带头乘船沿距海边70多米远的地方沿沙滩岸线下放,最后拉到沙滩,形成一个800多米长的半月形包围圈,几十人各在两头拉,从早上拉到中午12时才将大网拉上沙滩。现在一般一网能打几百至上千斤鱼,主要是大小黄鱼、马交鱼等,在七八十年代,曾经有一网打1万多斤鱼的壮举。

(五)高跷捕鱼
高跷捕鱼也是京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捕捞鱼虾的方法。在京族三岛浅海一带,小鱼小虾一般在1米多深的浅海活动,这个高度刚好淹过头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京族人总结出了在腿上绑高跷以提高高度的做法,这就是高跷捕鱼。随着生产方式不断进步,现在高跷捕鱼已逐渐被其它方式所取代,京岛一带只有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才会踩高跷捕鱼,年轻一代基本都不会了。

(六)京族渔村
潭吉村位于东兴市京族三岛上,面积1.3平方公里,全村278户,人口1278人,70%是京族。全村以农业、海水养殖、商贸为主要经济来源,经济发展较快,1999年实现人均收入5100元,被防城港市委、东兴市委定为小康示范村。

民族、海洋、渔村是潭吉三大特色,目前已开发京族渔村游。在这里可以到海边滩涂耙螺、垂钓、拉大网,乘船出海打鱼,亲手做渔民家常菜,住渔家,观京族歌舞表演,做一回京族渔民,领略一下京族丰富的历史文化、独特的民俗风情。

竹山景区 竹山景区位于北仑河入海口,是海陆交汇处。中国大陆海岸线东起鸭绿江,西至北仑河,这里是中国大陆海岸线的最西端,又是陆路边界线的起点,其对面隔海相望是越南的芒街市和万柱海滩。这里是大清国一号界碑,还是北仑河国家海洋自然生态保护区。历史上竹山港曾是中国与越南一个热闹的通商口岸,从遗留下来的古戏台、古街、三圣宫、天主教堂等依稀可辩当年的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