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下龙湾之行散记

  Filed Under 游记攻略  

此次选择去南宁北海及下龙湾一带,一为赏风光,二为躲寒冬。根据往年经验和近期天气预报,往包包里塞了墨镜防晒霜,新买还来不及秀的短袖清凉衣衫。以为只要顶住到机场的那端就好,穿件薄衣加上牛仔外套,好不美丽冻人。不料出南宁机场就傻眼,寒风阵阵,丝毫不输上海。于是之后的旅程中,把能穿的都往身上添,妈妈那件倍受我嘲讽的羽绒服,居然是我不舍离身。最高记录是里里外外一穿四层,这一股强冷空气,让我措手不及。只能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住进宾馆里,总是第一时间打开空调,谁料南宁北海,原本从不知还有冬季,空调只有冷风,不设暖气。偏棉被也薄,一夜悠悠醒转,发现已四肢冰冷,绻成一团。想漫漫长夜当前,不能苟且,一通电话后,小姐说棉被没有,可帮忙找条毛毯。次日众人皆云,冻得无法入眠,无奈之余,只能两人同床合被。
只有从东兴出关至越南的那天,一桥之隔,两样天空。居然有艳阳当头,寒意一扫而空。戴起墨镜,终有得色,可谓有备自然无患。南宁周边, 建筑窄而高,风格已渐受越南影响。只是居然不曾粉刷,粗糙的砖瓦赤裸裸地暴露于人前,仿佛是尚未完工,连观者都为它难堪。其中一些只粉刷了正面的,算是当地的富裕人家,粉的虽是楼房,光彩却在自己的脸面。
对于这样自欺欺人的举动,颇有些不屑,直到看到北海无数的烂尾楼,才有所改观。市区的高楼,海边度假区的别墅,本该是日进斗金的地方,现在却默默等待有人收拾残局,白白辜负这美景地利,又怎是一句惋惜痛心了得。一边是为片瓦遮身费尽心力,一边豪宅空设无人问津。既得广厦千万间,却仍不见民众尽欢颜。

坐车在乡间公路疾驶,两旁一派天然田园风光。时常于矮墙间见醒目大字,皆为手机入网宣传。乡村通,田园通,移动联通均不甘落于人后。月租15元,来电免费,去电0.23/0.15每分,好生便宜,广大农民人手一机的景象也指日可待。生在大都市,挨斩是没商量的,中国电信的策略,也算是劫富济贫!
路途遥远,坐在车上,不知不觉已入夜。黑暗模糊了一切,凝视窗外也辨不清那重重的黑影,也许不过是一种习惯。忽然见冲天的火光,在山间呈S状盘旋,夜幕中动魄惊心。广西号称八分山一分田,如此烧山垦荒,也算是人定胜天。只是那如同凤凰涅磐的火焰,虽美艳也壮烈。

虽说东南亚一带禽流感告急,我们吃的旅游定点饭店,还是顿顿有白鸡一只,雷打不动。端得是好鸡,皮色金黄,肉厚却无油脂,真正是土生土张的草鸡。也怪我意志力薄弱,每次都大啖不止。最后一餐,服务生端上盆白菜,说菜都上齐了。整桌的菜半根鸡毛都不见,正诧异暗喜,只见又有一盆肥鸡飘然而至,服务员清脆的女生报:你们的菜都上齐了。
踏上越南国土后,餐桌上到是没再出现过鸡肉,不过大多难以下咽。回想去年南越的幸福时光,不免感叹。于是特意体察民情,经过地摊,头都快伸进人家饭碗。一样是米粉,南越的有牛丸有海鲜,此地的米粉,却可称作猛龙过江,点缀的只有少许葱花和豆腐干丝。南北两头,虽是一国,却相差甚远。
在下龙漫步,不免发出暴殄天物的感叹。空有银沙碧海,椰林大道,得天独厚的自然,稍加修饰便是个海上销金库。它就居然将自然保持到彻底,不费力加一点建设,将城市停留在几十年前。如果没有旅游业,不知这个城市将以何为生。说着费解中文的导游,刚从河内大学毕业,月薪不过三四百,大事小事都要一通电话,请示领导。如果说西贡街头的法式建筑,证明了资本主义曾留下痕迹,那么这里刻板的办事方式,完全是计划经济的体现。对于别人的内政,多说也无用,如果用辨证的眼光看待,在这个经济尚未发展地区旅游,好处显而易见。
在半山面朝大海的咖啡馆小坐,体验这样的情调,你说需要花费多少?替在座所有人买单,这样一掷千金的豪举,你有没有试过?这里的咖啡,虽然比不上西贡的纯正,不过倒也特别, 没有小碟,换做一个小碗,加了热水,将咖啡杯温在中间。4美金换十杯咖啡,还有1万盾的找头,换做一大杯冰激凌。现在想来,仍觉是生平第一桩划算的交易。

傍晚,借机离开了同伴,独自在街头漫步。不知何时习惯上一个人的旅行,有伴固然热闹,却无法专心感受,行走带来的震撼。虽然已在下龙湾游了一天的船,却仍盼望认识,那些也许被忽略的侧面。
这城市惟一的亮点不过只一小片。道路靠山的一边是海鲜排挡和工艺品商店,靠海的那侧则是集市,只在夜色中才活跃起来。越南的木雕,精致又价廉,要忍住不买实在困难。携带当然困难,放弃又难免日后惦念,长痛或是短痛,若一念间不能计算明白,不如长在此流连。
市场就设在海滩上,买卖太过热闹,很少有人记得灯光照耀不到的旁边,就是大海。白天经过时见到,第一反映居然是诧异。向来推已及人,以为这片海,于灯火阑珊处,未免寂寞。穿行于摊贩之间,并未听见浪涛;而此时走向漆黑的海面,喧哗的人声也被风吹散。原来连真实的存在都敌不过忽略。
退潮了,沙滩还留着海水的濡湿,却平实紧密,走过去,连足印都淡得不可辨。被海水抚慰过的地方,留下道道清晰的弧形,在下一次被淹没前,维持着对浪涛的记忆。海上雄奇的山峰岛屿退却在黑暗里,倒是海岸线那一侧明亮的灯火,将白日贫瘠的土地,装点得近乎灿烂。
并没有人耐得住冬日的海风,沙滩上那一排躺椅,孤零零无人问津。凉棚虽然灯火通明,也只有店主与它相伴。从三元砍到两元买了只椰青,那女人殷勤得招呼我入座。讨价还价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省下的小钱对我也并无太多意义,对她的笑容几乎心生歉意。

坐快艇离开下龙回芒街,连绵几十海里,居然都是风景。一直都是灰蒙蒙的天,不见碧海晴空,不免令人遗憾。只有小岛一闪而过时,在那阴影下面,海水的碧色才能看得真切,原来真是清彻无暇。而形状各异的巨石,如同凌波而立的盆景,很难说服自己相信,它应如山峰直插海底。这些暗礁与山峰,如同定海神针,令这片海域无风无浪,安稳平静。